您的位置首页  山东新闻  国际

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校长吴子健:校长课程领导力的实践与思考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3-15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校长吴子健:校长课程领导力的实践与思考  远播教育研究院携手中国教育学会、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上海教育共同打造的2018 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日前在沪举办…

原标题: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校长吴子健:校长课程领导力的实践与思考

  远播教育研究院携手中国教育学会、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上海教育共同打造的2018 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日前在沪举办。这次大会汇集了国内外数百名教育领域专家学者,以“链接全球资源 · 创新未来教育”的全球视角探讨国内创新式教育的未来发展,推动中外教育创新文化的交流、促进教育产业的深度合作。

  以下是上海包玉刚实验学校校长吴子健在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上的:校长课程领导力的实践与思考。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校长、老师们,今天很高兴和大家一起分享“校长领导力”的体会。我的题目是“校长课程领导力的实践与思考”,我们知道世界教育的历史就是一个课程的历史。我国从1950年-2001年一共举行了8次课程,美国在50年代、当前苏联卫星以后,美国的领导者就觉得他们的教育要进行。怎么呢?他们定了一个“国防教育法”,就是从课程开始。

  所以我认为作为一个校长来讲,他的领导力核心应该是课程领导力。我下面想就这样的一个话题,谈一下自己的学习体会。课程领导力,首先是课程思想的领导力。我今天由我所在学校的特点,我以“国际课程”作为一个样本来谈这方面的体会。所谓“课程思想的领导力”,我认为就是立德树人的思想,以办学、培养目标来统领课程建设,培养学生的核心素养。“教育国际化”是我国教育与发展的重大战略,1983年同志在为“景山实验学校”题词的时候就提出:“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国际化学校也好、国际课程也好,都是最近几年的事?我认为不是的,早在1983年同志就向全世界宣告:“我们国家已经把国际化教育,作为我们教育的重大战略。”2001年-2010年的《中国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当中,也明确对“国际化”提出了四个标准。我认为这四个标准,到现在也常重要的。

  所以所谓的“国际化人才”,我认为概括起来讲就是这四条标准。习同志所提出的“命运共同体”里面就讲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想这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也是我们进行国际化教育、引进国际课程,以及和中国课程进行相互融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指导方针。

  在国际课程引进和开发过程当中,应该遵循什么样的基本原则?我的体会:在义务教育阶段,要国家课程的主体地位,借鉴国际课程和内容,拓展创新课程教材教法。现在明确要求,在义务教育阶段基础型课程当中,必须按照国家课程来进行开设。但是同时在拓展型及研究型课程当中,可以吸收引进融合国际课程。

  在高中阶段应该这样三个意识,这也是上海在国际课程研究方面走的非常前列,而且是唐盛昌校长一本书当中所阐述的:“底线意识:坚守教育主权;选择意识:注重本土化;适度意识:把握范围。”

  我们对国际课程当中的教材,也必须采取“全覆盖、无死角”的市、区、校协商制度,我们知材是实现课程非常重要的载体。我们也发现在教材当中确实有和我们的国家主权和国家意志有的内容,对这些教材我们都是采取了由学校和区、市检查制度,对有违规的内容,我们采取覆盖和解决的办法来再处理,包玉刚实验学校会按照有关做好这方面的工作。

  国际课程引进与开发的基本原则,我们认为:涉外教材引进当中,学校必须要成立“教材审查小组”对所有的教材进行这方面的审查。我们非常高兴的看到,即使外籍管理团队也能够按照我们国家的有关来做到。

  第二个方面,我认为作为校长的课程领导力,要体现在课程规划与开发的领导力。也就是说,要组织制定课程发展计划,开发、拓展新的课程领域,选用合适的各类教材。实际上我们把IB课程和国内课程相比较可以发现,无论是它们的课程、培养目标和教材内容,有许多都常相似的。所以在引进课程的时候,我们要注意对每一门课程进行研究。比如:像题目所出现的,一般是国内常见引入的一种不同的课程。但是对于不同的课程,我们有不同的分析。IB课程就体现出“高选择性”,学科很多、科目也很多,这和学校的师资队伍,以及硬件设施都是密切相关的。而有些课程,像:AP课程,是美国大学预科课程。目前在我们国内许多学校都把引进IB课程作为国际课程来开发,我认为这也是值得注意的迹象,实际上对于国际课程的引入,也是对于一个校长课程领导力非常重要的检验标准,因为这是对课程完全重要的一个审查过程,同时也是对学校做有条件的预备考虑过程。

  包校是在1-9年级采用了“上海+”课程,就是以上海基础课程为主要课程,吸收、引进、融合国际课程。在高中采取了“IGCSE课程和IBDP课程”,IGCSE课程学科特点比较明显,而且易于进行授课。IB课程学科类比较多,同时IB课程对学生的能力要求又比较高,并且必须用英语作为上课语言,所以采用了IGCSE课程以后既能和“上海+课程”达到无缝衔接,同时也能够让学生非常顺利的学习IB课程。所以虽然最近一段时间国家对义务教育阶段课程开设给予了非常严格的,但是在包玉刚学校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主要就是我们从办学开始就从一年级到九年级,采用了“上海+”课程的模式。我们的语文老师不仅具有很好的中文基础,并且都会掌握英语教学的能力。我们所有的老师都是具有双语能力的,语言本身是两个系统,老师的掌握如果能够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就能够非常灵活的使用课程的,并且将之融会贯通。

  我们觉得作为校长课程领导力,必须具有课程实施与创新的领导力,就是要能够带领全体教职员工认真的实施课程方案,依托科研力量创新发展课程与教学。在这里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育思想,即:研究学生就是研究教育。希腊有一位教育学家曾经说过:“一个人不可能一生当中同时经过同一条河流,因为河水是在不断流动的”,所以要每一个学生都用国外的,我觉得就是我们能够搞好教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所以在我们包玉刚实验学校,孩子们进来以后第一节课是“三样”问题。你有什么不一样吗?你喜欢不一样吗?你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让每个孩子都知道,每个孩子都是独一无二的。让老师通过观察、记录、研究学生在学校学习成长的过程,共同探讨课程教学的方法,达到课程要求达到的目的。为此,我们在包校也创建了四面八方的教育模式,通过四面八方的教育模式创建,来让我们的学生、老师共同在研究探讨当中掌握课程的内容和要求。因此在课程的过程当中,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对孩子有母亲般的关怀,并且需要具有很好的教育思想,而且也是需要具有团队。

  要做好课程教学与评价的领导力,在这方面要加强课程实施管理,关注课堂教学研究,建立基于现代信息技术与师生共同参与科学评价的机制。我刚才已经讲过了,我们在整个IB课程的教育当中,我们把我们所有的上海课程教学的课程、课程的内容,以及课程的评价都翻译成了英语,让我们的外籍教师来学习和理解。同时,我们也要求中国老师能够通过共同的探究和研究,来掌握国际课程的和要求。所以对于这两种课程的学习,我们认为常重要的。我们这里所展示的是上海的一期、二期课程课改方案当中的目标和培养目标,以及和IB课程对照学习。因此我们组织教师把国际课程和上海课程教材的内容相同部分和不同部分分别加以归类和分析,并研究这些不同部分所给我们带来的挑战和机遇。虽然这个工作常艰苦的,但是我们认为通过这样的一种头脑碰撞,才真正能够让我们的中国老师来了解国际课程的。而更重要的一点,我们的想法就是让我们的外籍教师,能够真正成为国际化的教师。因为我们认为,并不是外籍教师多了以后就说明这所学校就是国际化了。在我们的学校外籍教师比例要达到50%,特别是高中外籍教师比例更多,他们来自于十几个国家和地区。在整个教育教学过程当中,如果我们不注重对外籍教师课程、课程内容和方法评价的培训,来自于美国的老师带来的就是美国的课程和教学。但是英国的老师就会带来英国的课程和教学,来自于的老师就会带来这方面的教育。我们往往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有的时候英国老师在管理同学方面,可能比中国老师还要严谨,而美国老师常,让同学们可以发表意见,来自于等国的老师对于孩子的管理更加轻松。在这种不同的碰撞当中,如何让我们的外籍教师也要具有共同的课程,这是需要我们组织进行探讨的。因此在我们学校,成立了教师学习中心。我们每个星期都让老师们针对课堂教学和学生遇到的问题进行探讨,来写出我们包校的教学故事,从而不断的统一我们的教育。

  同时,在整个校长课程领导力当中,还要重视中外教学评价优势互补。我们知道国内课调在基本知识稳固掌握之上进行拓展,教学过程进行阶段性的,对知识和技能循序渐进的掌握,课程设置中分科分类明确,注重对学生学习的考核,这是国内课程。而国际课程,学校开设多样性的模块和学科,可供学生自主选择。课程内容与时代发展紧密相连,鼓励学生探索学习,强调现代科技在教学过程中的应用。我认为这是国内课程和国际课程它们的区别。在教学方面,实际上我们中国的教学方法和国外的教学方法,实际上也是有不同和冲撞的。比如:最近我们在研究如何加强对母语为中文的外籍学生的汉语教学,大家在讨论的时候就碰到一个问题,就是如何提高外籍教师的汉语能力。外籍校长就提到,在我们包校的一位小学部,是采取班级体制的,也就是不是包班制的。在我们的一般考虑当中,包班制也好、学科制也好,似乎没有什么最大的对教师的挑战,但是事实上对于外籍教师来讲,他们就觉得从包班制到学科制,他们非常不适应。为什么呢?经过我们一起研究探讨以后才知道,外籍教师的包班制是有其道理的。

  老师一个人上一个班级二十几个同学的课,不管是语言类的、数学似的还是音体美的都是他一个人上。首先,对于孩子的全面发展是很有好处的。第二,因为采取包班制,所以对于每个同学的性格、爱好、脾气非常了解,跟家长的关系也常熟悉。现在采取了学科制以后,外籍教师觉得不适应了,因为让他上平行班、甚至跨年级班。所以简单的一个“包班制”和“分班制”的班级设置的区别,就反映出来教师教学思想的问题。当然,另外我也在反思,为什么在国外我们提到的“全面发展”能够贯彻起来比较方便,而在国内可能做起来有一定的难处,这和我们教师本身是不是具有除了本身学科能力之外其他相关能力是相关的。所以对于这些国际化学校教师队伍的培养,是要注意所在国家课程的特点。另外我们也知道,在国际化学校当中,往往是国内课程和国际课程是要同时进行教学的。到底是1+12,还是1+12,还是1+1=2,就要根据我刚才这样的分析,作为校长要非常好的处理这样的如何关系。也就是说,到底是实现了物理反应的,还是实现了化学反应?这一点,我觉得很重要。另外我们也知道,目前的国际化学校都是五年制,5+4+3,有时候是小学5年、初中4年(外地可能是3年),高中3年。外地可能是6+3+3。到底是12,还是=12,还是12?这也是校长的课程领导力。

  在我们包校就是通过研究上海课程、IGCSE课程和IBDP课程以及其它课程的和标准,努力做到“上海+课程”+“国际+课程”分别单个课程所要达到的目标。建立求同存异的校本培训制度,也是我们校长课程领导力必须具备的。在这里我觉得作为校长来讲,要不断探究中外课程的与内容,构建各种学习交流平台,建设校内外学习型社区、网络,建立教师学习中心。要重视教师队伍的三种“能力”培养:1.专业知识能力培养;2.应用能力培养;3.国际视野培养。

  2018 IEIC国际教育创新大会已经落下帷幕,IEIC组委会宣布本次年度教育盛典成功举办、收官!在此感谢各位参与的嘉宾、机构及来到现场的家长及观众,感谢你们的支持!同时也感谢所有支持IEIC的及合办方!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